通讯坚守在境外疫情输入“最前端”的人

(抗击新冠肺炎)通讯:坚守在境外疫情输入“最前端”的人

中新网重庆10月23日电 题:坚守在境外疫情输入“最前端”的人

今年4月以来,随着复工复产和复学包机的增多,重庆江北机场海关的入境卫生检疫队伍扩大至150余人。“我们会根据每个航班的始发地疫情情况、旅客构成情况等制定有针对性的卫生检疫措施。”重庆江北机场海关旅检二科科长陈佳佳告诉中新网记者,以搭载150名旅客的入境航班为例,从登机临检到旅客入关转接至下一个部门,大约需要配备约50名身着防护服的海关工作人员,“我们为旅客做核酸检测的工作人员,都有相关医学背景,并且进行过专业的采样及防护培训。”

“以前总觉得医学生不当医生有遗憾。但现在觉得,即使不是医生,我也没有白学医。”28岁的胡景坤是重庆江北机场海关旅检二科关员,毕业于北华大学预防医学专业的他,现在主要工作是为入境旅客做流行病学调查,核酸检测、抽血及转运发热旅客到定点医院。

图为重庆江北机场海关入境大厅流调区。重庆江北机场海关供图

23日凌晨1点半,由海南航空执飞的HU7954航班抵达机场。该航班上虽无入境旅客,但15名机组人员在下机入境时仍需要进行全流程卫生检疫。据了解,从1月24日重庆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I级响应起,所有的入境航班旅客及机组成员都必须要接受海关、边检、卫生等多部门的联合检查。

21时34分,首批消防救援力量到达现场。现场初步了解,鞭炮厂火势正处于猛烈燃烧阶段。消防救援人员立即设立警戒区域,疏散周围群众,并迅速展开灭火。因现场爆炸不断,22时25分,按照指挥部要求,现场消防救援力量撤离至500米外监护。

“您有干咳、胸闷的症状吗?最近有没有接触过有类似症状的人员?”在海关的入境卫生检疫区,重庆机场海关旅检二科二级主办李涛对一名机组人员进行体温检测后,开始了详细的流行病学调查。

严格消毒措施也让胡景坤“印象深刻”。“操作熟练后个人防护服5分钟左右就可以穿好,但要10分钟才能脱完。因为脱一层要消一次毒,比较慢。最开始每天下班洗澡要洗两三遍,总觉得身上有一股消毒水味。”

随着国际航班的恢复,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出入境大厅逐渐恢复往昔的忙碌。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阶段后,“外防输入”成为一项长期工作。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入境大厅也成为严防境外疫情输入的最前端。

重庆市卫生健康委在23日发布通报称,22日0至24时,重庆市报告新增尼泊尔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例。这是胡景坤之前进行检疫处置的航班。他在微信朋友圈里转发该消息时写下了一句:“把好一座关,护好一座城。”

23日凌晨1点的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入境大厅灯火通明,空气里有淡淡的消毒水味道。20余名重庆江北机场海关旅检现场的海关工作人员们,已经穿好防护服,等候由英国曼彻斯特来渝的国际航班落地。

据加州林业和消防部门表示,经过当地消防部门的扑救,目前已经取得一些进展。当前虽然没有任何建筑被焚毁的报告,但当地消防部门表示,大火仍对附近约50座建筑物产生威胁。(央视记者 许弢 许骁)

凌晨4点,15名机组人员在完成一系列登记和检查后,将由转运车送到指定隔离地点进行隔离。此时,李涛和胡景坤的工作却并未结束,他们还要进行最后的消毒工作。

据了解,该鞭炮厂系单层砖混结构,占地面积约270平方米,主要存放鞭炮引线(约300件)、烟花爆竹(数量不详)。(完)

“我们的入境卫生检疫区域除了每日消毒外,还实行每班‘实检实消’。在每个入境航班完成卫生检疫后,都会进行终末消毒。”李涛告诉记者,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重庆海关派出卫生检疫专家组到重庆江北机场海关给所有海关工作人员做指导培训。穿脱防护服、个人清洁及消毒、出入境大厅每个区域的消毒都做了专门的培训,“现在我们依然每个月进行1至2次安全防护的专业培训。”

从以前上班穿海关关员制服到现在上班穿防护服,胡景坤坦言自己“有过适应期”。“虽然学过抽血,但从来没有戴着三层手套操作过。(这种情况下)要摸到血管几乎是不可能的。”胡景坤向记者晃了晃手说到,“只能靠观察和感觉。”

图为重庆江北机场海关工作人员进行个人洗消。重庆江北机场海关供图

“海关主要负责航空器登临检疫、流行病学调查、入境人员核酸检测等环节,是防止境外输入的‘第一关’。”李涛告诉中新网记者,入境航班落地后,海关关员会进行登临检疫,每名入境旅客都必须接受体温检测、入境健康申明卡验核、流行病学调查、核酸检测等卫生检疫环节。

图为重庆江北机场海关为入境旅客做鼻咽拭子采样。重庆江北机场海关供图